油趣

国家石油公司:神秘的壕们

它们是真正的土豪,控制着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石油和天然气资产,但是它们之中除了那些以受到导弹袭击(如沙特阿美)或卷入腐败丑闻(如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而被媒体曝光的之外,普通人甚至对它们的财富一无所知。
这些土豪,正是世界各国的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也称为NOC)。
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控制着全球至少3万亿美元的石油和天然气资产,而2017年这一数字还仅为约2.5万亿美元,以及拥有所有已知储量的90%—这远远超过BP(英国石油)、埃克森美孚和壳牌等公开上市公司。并且,沙特阿美公司还夺走了全球利润最高的公司桂冠,力压BP们而位居榜首。
这意味着国家石油公司们控制着的财富,相当于美国所有亿万富翁的财产之和,或者是全球多边开发银行资产的大约两倍。
如果按年收入来看,截至2018年底,中国的国家石油公司中石化(业务涵盖勘探,生产,精炼,销售和分销等)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按净利润计算,该桂冠归属沙特阿美,其2018年的净利润为1111亿美元,而中石化的净利润仅为91亿美元。
从年收入指标来看,到2018年底,全球十大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中有四家是国有的:中石化,阿美,中石油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前十名中的其它六个分别是壳牌(第4)、BP(第5)、埃克森美孚(第6)、道达尔(第7)、瓦莱罗能源(第8)和菲利普斯66(第10)。
尽管NOC对所在国人民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但这71个NOC中大多数都是对公众不透明的—挪威的Equinor是为数不多的例外之一。对于其余的NOC,它们的不透明性构成了重大的财务和治理风险,尤其是当它们背负巨额债务时。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国家石油公司数据库中,至少19家NOC的资产超过500亿美元。至少25个NOC占所在国政府收入的20%或更多,而尼日利亚的国家石油公司NNPC通过油气销售贡献了政府总收入的一半左右。
该数据库还揭示了许多国家石油公司公开报告不尽如人意,在71个国家石油公司中只有20个NOC为10个最关键的年报指标提供了足够的信息。超过一半的NOC无法发布经独立审计师审计的财务报表,而刚果(金)的SNPC等甚至根本没有披露资产负债表。
通常只有当他们的债务负担变得不可持续时,才迫于无奈向公众公开其数据真实性,从而将替其担保债务的当地政府推向财务危机。
NOC经常向金融机构借入资金以支持新的投资,维持大量的可支配支出或完成某些政治任务。它们的借款可以采取以下形式:从其它石油公司(例如尼日利亚的NNPC就是),银行(例如加纳的GNPC),另一个政府实体(例如从阿尔及利亚中央银行借款的Sonatrach),通过发行公司债券(例如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以及其他贸易商或NOC(例如哈萨克斯坦的KazMunayGas)提供的石油支持贷款。
NOC借贷确实有其向上的一面,借贷的需求可以激励这些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发展健康的公司治理实践,提高其信用等级。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沙特阿美公司最近发行的债券,这使人们得以窥见其平时难得一见的财务状况。
但是,过多的债务可能会带来巨大的风险。
委内瑞拉的PDVSA和安哥拉的Sonangol等一些NOC的债务超过了该国GDP的20%。其他NOC的借贷杠杆也很高,例如俄罗斯的Rosneft和总部位于阿联酋的TAQA,墨西哥的Pemex资产甚至为负数。

然而,即使能维持债务和权益之间的健康水平有时也是不够的。以委内瑞拉的PDVSA为例,尽管它拥有3350亿桶石油当量的储量(这是所有NOC中最大的储量),但仍无法偿还总计350亿美元的债务。

所有这些财富大多都被锁定在地下,但由于多年的管理不善以及制裁和经济危机的影响,该公司无法有效的开发和使用这些财富。委内瑞拉和墨西哥的公共债务数字包括其国家石油公司的债务,但巴西的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或玻利维亚YPFB的债务并未计入其国家债务。
挪威的Equinor和哥伦比亚的Ecopetrol等一些NOC一直在公共投资方面取得可观的回报。但是,在相当多国家中,国家石油公司一直在奋力发展想成为具有商业效率的现代企业,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它们积极地助长了大规模的腐败活动,更不用说它们大多数在气候变化中仍未承担任何责任。
因此,NOC们控制着3万亿美元的石油,并拥有具备不透明的先天优势,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沦落为完全腐败,但它们的国际石油公司(IOC)同行们仍然在总体收入规模和利润上难以望其项背。当然从政治角度上讲,之所以有些国家石油公司困难重重,是因为它们并不能总是从做高利润生意的角度出发,有时它们还要背负政治任务。

 END 

石油人的必备公众号,扫码或长按识别:

2019年12月14日

0回复"国家石油公司:神秘的壕们"

    留言

    ©2015-2018 油趣网,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16057285号-1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