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趣

全球物探市场现状和竞争形势分析与展望(1)

作者:史子乐 施继承 黄艳林 冯永江 李 静
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国际勘探事业部


全球物探行业自2014年油价大幅下跌后进入长达4年多的低谷期,各大物探公司严重亏损,负债经营,为求得生存公司纷纷调整市场战略,展开激烈的低价竞争,物探行业采集价格大幅下降。同时为了压缩勘探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各物探公司研发各种高效采集技术和先进装备,行业竞争日趋激烈。

1 2017年全球物探市场回顾

1.1 市场投资呈下行趋势

2014年油价下跌以来,油公司大幅压缩勘探投资,据法国石油研究院(IFP)统计,石油行业勘探投资从2014年起已经连续3年呈大幅下降趋势(图1)。全球物探行业可招标市场从2014年的166亿美元降至2016年的78亿美元,年下降幅度超过30%。2017年市场投资依然下行,项目稀少,合同金额仅为69亿美元。各物探公司为保生存、保市场占有,大幅降低投标价格,导致行业价格大幅下降,全球物探行业出现量价齐跌的萧条状况。

1.2 行业产能严重过剩

1.2.1 海上采集业务持续低迷

根据Polarcus公司的统计,全球海上采集生产船只自2015年大幅减少,从最高峰的42条船减少到2017年的24条。2017年底, WesternGeco(西方公司)宣布退出海上采集不再投标,2条船只将被封存,2018年第一季度施工船22条,比2017年第一季度的28条减少6条。各物探公司均采用船只闲置、外部租赁船只、大力投入多用户等方式降低公司运营成本(图2至图4)。

全球海上物探价格从2015年大幅降低,市场需求持续低迷。据IFP数据统计,2017年二维勘探船日费保持在4~8万美元,三维勘探船日费为8~23万美元。海上地震采集价格已经触底,各物探承包商几乎在零利润下生产。

1.2.2 陆上采集产能严重过剩

2017年陆上采集产能仍严重过剩,各国家石油公司为了保护本国物探公司,纷纷减少物探公开招标项目数量,国际油公司也大幅减少探勘投入,各国际物探公司市场生存艰难。据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BGP)统计,国际陆上和过渡带招标总额从2014年的29.6亿美元下降到2017年的16.8亿美元(图5)。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陆上地震勘探采集价格持续降低。在沙特阿拉伯,由于BGP、WG和CGG三强竞争激烈,单炮价格逐年下滑,相比2011年的S71项目,2016年WG公司中标的82项目单炮价格下降达35%,已到达盈亏边界;在阿曼,物探采集价格从2013年开始一直呈降低趋势,采集价格已经从2013年的1.2万美元/km2降至2017年的0.88万美元/km2;在巴基斯坦,地震勘探采集价格受物探公司价格战影响下降近半。

1.3 主要物探公司收入有所增加,但亏损仍在扩大

根据对2017年11家主要物探公司(CGG、PGS、ION、TGS、Polarcus、SeaBird、Dawson、Seitel、Geospace、Spectrum、EMGS)营业收入统计,全年合计收入达35.2亿美元,比2016年33.2亿美元收入增长了5.9%,其中7家物探公司实现收入增长,只有4家物探公司(Polarcus、Seabird、Seitel、EMGS)收入降低。2017年,有11家物探公司全年合计亏损13.8亿美元,比2016年的10.8亿美元增亏3亿美元,增幅为27.8%,多数物探公司仍处在艰难的寒冬期(图6、图7)。

1.4 主要物探公司调整战略,适应持续低迷态势

为了应对已经长达4年的行业低迷,各主要物探公司纷纷做出战略调整,进行债务重组和破产保护,同时大幅裁员、闲置船只、压缩产能,通过恶性低价竞争保现金流,勉强支撑公司生存。

CGG通过一系列技术研发,2017年开始采用积极低价竞争策略,在阿曼和阿联酋通过合资公司ARGAS运作陆上和过渡带采集项目,均转变低价竞争策略;WesternGeco-SLB公司在沙特阿拉伯超低价拿到S82、S83项目,项目运作处于盈亏边缘,2018年初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退出资产重、低利润、高风险的陆上和海上采集市场,转向物探技术研发和处理软件开发等轻资产、高附加值业务板块;各家以海上业务为主的物探公司纷纷封存船只或者转向多用户业务。据IFP统计,2017年斯伦贝谢多用户销售增长了15%,CGG增长了13%。为了降低多用户投入的风险,各物探承包商开始抱团取暖,展开合作,如PG、WesternGeco-SLB和TGS公司合作开展多用户海上采集生产。根据统计6家有多用户业务的物探公司(CGG、PGS、TGS、Polarcus、Spectrum、EMGS)的年报收入,2017年各公司多用户业务前期融资和后期销售都有所增长,合计前期融资额达7.77亿美元,同比2016年6.42亿美元大幅增长21%;多用户后期销售合计为8.93亿美元,比2016年的7.98亿美元增长了11%。6家物探公司的多用户业务收入在全年收入占比中都有提高,为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增加做出了贡献。多用户业务的增长说明:一是多用户业务有助于消化行业的过剩产能;二是各物探公司正在积极调整公司战略与业务比重,确保在持续低迷的市场中求得生存。

1.5 主要物探公司为保生存,纷纷进行债务重组

2017年下半年油价反弹之后,油公司率先走出低谷,但物探行业因依赖油公司的勘探投资滞后于油气行业复苏,目前仍在低谷中挣扎。对物探公司而言,生存仍然是当前第一要务。全球主要物探公司近年来通过剥离、重组等一系列动作谋生存求发展。2018年1月20日,斯伦贝谢宣布退出陆上和海上地震采集市场,令业界震惊。CGG于2017年6月宣布破产保护,进行债务重组,并于2018年3月顺利完成,重新活跃在中东北非地区的高端市场。PGS对组织结构进行调整,将公司业务板块从4个减少为2个,相应的业务层级从6层减少到4层,组织架构更加简约、集中,公司更为注重销售,关注项目运作,集中力量进行市场竞标。此外,SeaBird、Polarcus等物探公司通过更换公司CEO、债务重组等措施力图走出困境。

(来源:科技石油论坛 2018年9月)

— 待续 —

石油人的必备公众号,扫码或长按识别:

2018年10月1日

0回复"全球物探市场现状和竞争形势分析与展望(1)"

    留言

    ©2015-2018 油趣网,保留所有权利。京ICP备16057285号
    X